当前页面: 主页 > www22809.com >

www22809.com

如果警察问你就说我和你在一起- 13
更新时间:2019-09-16

  虽然之前她们通过电话,但见到站在门外的姐姐,妹妹似乎还是很意外,脸上流露出不自然的讶异神色。

  上次见面时,两人大吵过一架,卢玉霞以为过去这么些天,妹妹应该消气了,但事实明显没有如她所愿。

  「你那是什么表情啊。」 对于妹妹脸上的异样,卢玉霞打趣着说,「见到我,心情不好?」

  卢玉霞走进屋内,换了双拖鞋,环视了一圈,这套小小的两居室里,陈设和她之前来时几乎没有什么不同,妹妹是一个喜欢收拾的人,家里除开必要的家具外,便只有一些绿植,除此之外,竟然没有别的杂物。地板拖的干干净净,窗户也洁净明亮,虽然这套房子实际上已经有些年头,但却从里到外,却还有一股新房子的感觉。

  卢玉霞冲厨房的方向翻了个白眼,在沙发上坐下,注意到客厅的电视好像换过,之前的那个好像更小一点,现在这个尺寸在这个小房子里显得过于巨大突兀。

  「是啊,上个月莫凡刚换过的,他说之前那个太老了。」 妹妹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,平淡的像一汪死水,不带任何感情色彩。

  妹夫和妹妹是在大学时认识的,妹夫莫凡虽然家世性格都不错,但那副矮胖丑陋的模样却让卢玉霞很不满意。可偏偏妹妹执意要同这个丑男人结婚,因为这件事,姐妹俩闹得很不愉快。卢玉霞想,或许妹妹和自己的隔阂,从那时便埋下了种子。

  不过,若看妹妹的外表,她比卢玉霞小八岁,样貌平平无奇,因为不会打扮,到现在看上去都还像个孩子似得土里土气。性格方面也与卢玉霞不同 ,害羞内向,不善交际。其实她和莫凡刚好是很相配的。因此,后来卢玉霞也释然,接受了,尽到了做姐姐的责任,对这段婚姻给予了支持。

  电视机传出声响,妹妹端着茶点出来了。她的脸色比上一次见时,更有血色一点,不过因为没化妆,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  「姐,没什么好招待你的。」 卢芳雨将茶点放在面前的茶几上,「这是先前朋友送的点心,尝尝。」

  「哟,怎么跟我还这么客气,像外人一样。」 卢玉霞故意挖苦妹妹,希望妹妹能给点反应,不要这样冷冰冰的,好像个死人似的。

  卢玉霞拿起茶杯呷了一口,学过茶道的她立刻喝出来,是正山小种,汤色和风味都极佳,一定是高级货。

  这两年妹妹家突然撞大运,妹夫因为业绩好,被就职的牙膏公司提拔为草容市的销售经理。妹妹又很自立,坚持无论如何也要出去工作,于是他们家在经济方面也开始宽裕起来。

  妹妹脸上红润的气色正在消退,她认线 号晚上,你在家吗?」 卢玉霞问妹妹。

  「月初确实是出差了三四天,可是,我不确定是不是你说的那天。…… 姐,你干嘛问这个?」

  「你也知道,敏敏死的那天晚上,我不在家。」 卢玉霞看向妹妹,「我对警察说,我是来找你了。」

  「对,当时,那个警察问我干嘛去了,我只好随口编了个谎。」 卢玉霞叹了口气,「总之,我来就是想跟你说,要是有警察来问你,你就说,我和你在一起。」

  电视里播放着最近流行的某个综艺节目,欢闹的声音从屏幕里传出来,但姐妹俩都没有看。

  「姐,既然如此,你告诉我。」 过了一会儿,卢芳雨说,「你那天晚上,到底是干什么去了?」

  「我去哪里,做什么,需要你来管吗?」 卢玉霞又瞪了妹妹一眼,「敏敏是我的孩子!」

  从小,她们家的互动就是这样,每当妹妹不听话时,父母和卢玉霞就会联合起来凶妹妹,将妹妹冷落在一边,时间长了,妹妹养成了沉默软弱的性格,正常情况下,卢玉霞说一,她不敢说二。很长一段时间,卢玉霞都觉得,过于听话的妹妹像一具木偶,仍由父母操控着她的人生。

  「并没有多少,你也知道,莫凡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,况且,我们房子的贷款也……」 卢芳雨推诿着。

  「你少来这一套,你们结婚这么些年,莫凡又一直步步高升,你不可能没有私房钱的。」

  「十万?」 卢芳雨瞪了瞪眼,「这么多钱…… 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啊?再说,你自己没有积蓄吗?」

  「有是有,但是,我把钱都放在楼市里了,你也知道的,我一时半会折现不了。」 卢玉霞说,「小雨,我现在,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,不得已才来找你的呀……」

  卢玉霞没有说谎,她的确遇到了麻烦,三年前,她把钱都投到楼市里去了,那是她发现丈夫不留遗产给她时做的一笔投资。她用所有的积蓄在市郊的一个楼盘里购入了两间铺面,指望着用那些铺面来养老。可惜,没想到,那个工程烂了尾,到现在都还没有交付,更可怕的是,卢玉霞收到消息说,那个楼盘旁边,将会建一个垃圾处理厂。总之,那些投出去的钱凶多吉少,那两间铺面即便最后能顺利交付,估计也很难再转手出去。

  对于现在的卢玉霞来说,她确实经历着极大的困境,本来是计划着,继续从丈夫身上搜刮钱财,以便慢慢实施那个未来计划,却没想到丈夫突然提出离婚,完全打乱了她的路子。

  「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你姐夫他,竟然真的那么心狠,要跟我离婚……」 卢玉霞说完后再度深深叹气。

  「是因为,他在外面又有了别的女人。」 卢玉霞说着,伸出手握住了妹妹的胳膊,像是要借此向她传达无助之意,「小雨,从今以后,我得靠自己了。」

  卢芳雨看了看那双握住自己胳膊的手,又狐疑的盯着卢玉霞,她发现姐姐似乎是真为此苦恼,憔悴不少。但那张脸上坚毅的目光和向下的嘴角,还是透露出这幅躯壳之下强势的灵魂。

  「我要跟他打官司,他想甩掉我,可没那么容易。问你借钱,就是想找个好点的离婚诉讼案律师。虽然我卡上还有一些钱,但是钱这种东西,总是越多越好,我得要更多钱在身上傍身才安心。」

  「姐,你现在这种行为是在以卵击石。 」 卢芳雨做了一次深呼吸,改变了说辞,「姐夫在草容市曾经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而你呢,不过是一个依附于丈夫而生的家庭主妇,就算你重新踏入职场,走进社会,仰仗的也是他的光辉。你要和他来硬的,恐怕很难有胜算。」

  「是,你说得对。」 卢玉霞没想到平日里软弱寡言的妹妹看得如此清楚,「但事已至此,我也没有退路了啊。小雨,你如果不愿意借我钱的话,我只有去借高利贷了。【新春走基层】福建大山里的美食助力贫。你忍心看着我落到那种地步吗?」

  卢玉霞直直的盯着妹妹,用眼神向妹妹施压。卢玉霞再清楚不过,妹妹是在故作强硬,本质上,妹妹不仅个性软,心肠更软。血缘亲情牢不可破,她绝不会看着自己的亲人走向险境。

  「再说,小雨,你难道忘了你结婚的时候,我给了你多大的帮助和支持吗?现在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。」

  卢芳雨听见她的话,低垂的眼皮抖了一下,她虚了虚眼睛,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冷哼。

  「但是,在那之前……」 没想到,卢芳雨接着提出了要求,「你要告诉我,敏敏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。像我上次说的,我不相信那是单纯的意外,我要知道真相。」


香港挂牌之全篇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5777开奖现场直播| 五行六合| 黄财神| 4887铁算盘一句解特| www.2221515.com| 90333摇钱树百度| 23394.com| 马报生肖图| 今日买马买什么生肖| 大赢家心水论坛|